筆趣閣 > 玄幻小說 > 艾貝爾的黎明 > 第二卷 金色盟約與神諾爭端 第二十八章 火焰路徑 (一)
    在通往鳳焱城的道路上,安德魯所指的空曠高地成了眾人過夜的地方。而兄弟之間的爭執也因為共同的目標而徹底停下了。

    為了緩和剛才的氣氛,狄倫首先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瞧,我們身邊有個活了兩千多年的人呢!你們確定聽清安德魯之前說的話了嗎?”狄倫咧著嘴笑。他推了一下格洛里的右肩,強行讓格洛里跟自己一起看向安德魯。

    “不,你們誤解了。”

    安德魯皺著眉,然后解釋。此刻,他的臉上所展現出來的是歷經滄桑后的疲憊。他試著閃躲狄倫與格洛里的目光,便指了指前面的空地——一個可以提供短暫休息的地方,有幾塊大如木凳的方形碎石以及幾棵橫躺的古樹殘骸。

    的確,安德魯想讓他們盡快忘記自己所說的話。那些過往,他不想再提起。火棘,這個名號連他自己都想拋掉。

    眼看自己引起了更多人的矚目,安德魯只好繼續解釋,甚至后悔自己沒將話講清楚。面對這種情況,如果沉默,就會造成更多的誤解,誰知道這些年輕人會怎么想呢?他思考著。

    所以,安德魯就繼續說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是說,現在我將兩千年前的那件事情的緣由告知了洛萊卡殿下。誰能活這么長久呢?”安德魯想微笑,卻覺得更加尷尬,以至于笑聲變得間歇。

    “得了,你在較真。除了第一任神騎士,我可從來沒聽說過還有人活得這么長久。所以,狄倫是在活躍氣氛。”

    布瑞安特想要幫助安德魯擺脫這窘境,但是自己卻發出了感嘆聲。他感嘆生命的短暫,更感嘆善良者的命不長久。

    “瞧,我們要是都像歐文那樣,這世界不久就會被擠得沒有落腳之地了。”布瑞安特低沉地補充道。

    “好人不長命。我很贊同這一點。”狄倫打岔道。

    狄倫的這一句,讓格洛里想起澤維爾所談論的宮廷之事。那時候,澤維爾正忙于打通與古迪安王國的對話通道,而有些個權貴則是用盡手段從中阻撓,從而導致了眾多澤維爾的支持者的犧牲。

    格洛里想到這里,就隨口說道:“對,好人不長命。如果不是這些好人的付出,我們現在都沒法通過紅之谷到達這里。”

    “自從金色盟聯盟瓦解,神諾們就退居紅之谷以內了,甚至將紅之谷西側的迷霧叢林與更往西的長笛草原丟在了外面。之后,神諾們就與我們保持著距離,甚至厭惡我們。一個設立在紅之谷的關口,成了神諾與我們之間的分隔之門。”

    格洛里望著說了這一段話的佐伊,然后看了看身邊的布萊德弗澤斯以及布瑞安特——火焰,在漸漸地燃起;盡管這火焰只在布萊德弗澤斯身上顯得明顯,但卻在試圖蔓延。火焰魔力的波動,讓格洛里心生顧忌——由于爭執而再次掀起一場暴力沖突可不好,隊伍需要休息。

    “佐伊不是有意的,她只是說話一向如此。”格洛里解釋道。他擋住了佐伊,生怕她往前邁出下一步。

    “對,我們無意冒犯。”艾爾瑞絲忙著搭話。她伸手抓住佐伊的手臂,然后晃動。

    可是,佐伊不依不饒,非要爭辯。

    佐伊覺得神諾們應該道歉:“是你們把我們拋在了與守序的戰場上!我甚至記得史冊上記載的時間!諸神紀元1992年7月20日,你們放棄了我們,并且退守夢幻之森!”

    隨著佐伊的往前踏步,隊伍就焦躁了,第二次爭吵隨之而來。第一個開口的就是紅羽騎士團的團長。

    “是你們的人!是你們的人拋棄了我們!”布萊德弗澤斯氣地直喊,“而且你們還誣陷我們,甚至玷污我們的榮耀!‘神諾把我們人族當成了士卒’——這句話一直保存至今,我可是清楚地記得;這句話來自你們,而且一直被我們的長輩們牢記。之后,你們就拒絕了會議上的計劃,而我們只能撤離!”

    據理力爭,不想退讓——這一瞬間,布萊德弗澤斯將神諾貴族的高傲姿態體現的淋漓盡致,但過于偏激。

    而且,放棄人族,同時為了自保而退守,這種選擇可不是命運所賜,正是出于格瑞斯家族的決定;他們沒有搞清楚一切真相,就直接這樣做了,仿佛自身利益與榮耀高與一切。與布萊德弗澤斯現在的做法相比,這種甩頭就走的高傲簡直就是同出一轍,都因為利益與榮耀而變得失去了理智。

    毫無疑問,布萊德弗澤斯的態度要將這場爭吵延續下去。所以,就得有人出面制止。而這個人就是格洛里。

    “我與狄倫剛完成了一次爭吵,現在又引發了一場新的爭吵,那些歷史已經過去了,我們不能忘記,但也不能止步,就像我對狄倫說的那樣。你們說,對嗎?”格洛里十分嚴肅,但沒忘記保持對神諾們的尊重。他很有禮貌地向神諾們鞠躬道歉。

    看著格洛里鞠躬,安德魯就滿意地笑了。“瞧,他很紳士。不管是誰,都得這樣,沒人能改變歷史,只能去創造未來!”他說。

    盡管安德魯這句話意味深長,布萊德弗澤斯還是堅持。

    “你不能代替那個女孩,她得親自向我們道歉!”布萊德弗澤斯雖然沒有提高聲調,但是說話很有力度。

    面對這樣的情況,布瑞安特只好挺身而出。他可不想讓年輕的人類們笑話,站在這高地上的神諾在年齡這一方面占盡了優勢——盡管百歲對神諾而言不算大,但這也意味著經歷了百年的世情,而布萊德弗澤斯現在表現的簡直就是一個大人在跟孩子們賭氣。

    “沒關系,我們也有時候會說他們人族的壞話。這就當我們扯平了。”布瑞安特聳了聳肩,并且用力地捏了下布萊德弗澤斯的左肩。他用這種方式告訴布萊德弗澤斯放松一點。

    這一下,讓布萊德弗澤斯不愿意了。看情況做事,他當然知道。但在關乎自身利益與榮耀的事情上,無論如何都不能落在下風。所以,他直接擺出一副煩躁的樣子,還故意哎吆了一聲,然后去掰布瑞安特的手。

    “嘿,老伙計。別這樣,你弄疼我了。”布萊德弗澤斯說。他這一句,直接讓布瑞安特皺了眉,就像被驚嚇了一樣,當即就松開了手,然后慢慢拿開。

    “在分錢的時刻,我隊伍里的朋友們就爭個不停,甚至能有蹦上桌子的。而你呢?你比他們還能一驚一乍的——我真擔心桌子承擔不起這么多。幸運的是,這里沒桌子。”

    布瑞安特嘆了口氣。他對格洛里眾人聳肩,表示無法給予幫助了——現在,布萊德弗澤斯已經飚起來了,你們誰想阻止就阻止吧?這苦差事我不干了。

    就在布瑞安特與格洛里眾人對視的時候,布萊德弗澤斯就吐槽了。

    “對,是你們人族葬送了金色聯盟,而且我經常與我的那些個騎士兄弟們談論。諸神紀元有1922年之久,而金色聯盟呢?它也就四百多年。眨眼,你們就讓我們的聯盟崩掉了。我們把你們當做盟友,更把你們當做朋友。可是,你們竟然會說那樣令我們失望的話”

    布萊德弗澤斯補充道。仿佛,他改變了主意,想要讓所有的人挨個過來道歉才罷休,或者讓人族的領袖貼個什么布告之類的展現給全世界,并將玷污神諾榮耀的事情解釋清楚。

    “什么失望的話?‘我們人族是你們的士卒’,難道還是這一句?”佐伊挪動了一下步子,就追問。

    很明顯,布萊德弗澤斯是想借著這事情找茬。幾乎所有的在場者都看出來了,只是佐伊沒看出來。

    “你們人族說我們神諾會趁機占你們的便宜,那個傳聞你們一定聽說過。”布萊德弗澤斯稍微皺了眉。他索性換了種說法。

    對于布萊德弗澤斯這種牽強的說法,格洛里不想沉默了。他甚至想要把史冊上記載的所有一切都講一遍,然后來與布萊德弗澤斯所知道的歷史相比較,看看是在哪里出現了不同之處。

    然而,歷史是容不得篡改的,即便有小人從中作梗,那些歷史的見證依舊存在。真相,是無法永遠被遮蔽的!

    所以,想到這里,格洛里也明白了布萊德弗澤斯不肯歇會的原因——他不想面對真相,而且容不得自身利益與榮耀被沾染;對于這,格洛里倒是可以理解。但艾貝爾大陸的歷史,就是在火焰路徑之上,所有的犧牲與付出都值得尊重,私自將自身利益與榮耀看得比真相還要重要,這就讓人無法容忍了!

    鑒于以上的思考,格洛里給予了一句話。他這一句話,就讓布萊德弗澤斯啞口無言了。

    格洛里這樣說道:“火焰路徑之上,有太多犧牲與付出;看清真相,并且尊重,是我們應該做的!榮耀,可不是建立在自私與假象之上!”

    這一激動,格洛里的懷中的自動音樂盒竟然摔落了。

    隨著一首聲勢浩蕩的風琴音樂響起,一個高調的聲音傳來。

    “‘螳螂捕蟬,黃雀在后’,這一句話你們聽說過沒?你們人族把守序族當成了螳螂,并且把我們神諾一族當成了黃雀。這可真可笑!所有的一切,都注定了金色聯盟的徹底決裂!”

    這個聲音的主人,從北面的枯木林中騎馬而來……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

理财婆论坛4肖